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樊锦程孟湛波)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樊锦程孟湛波)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樊锦程孟湛波)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高质量小说――对忠犬小男友说乖,主角是樊锦程孟湛波,讲述了 当樊锦程被某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压在身下的时候,她看着那张朝气蓬勃的俊脸,下意识地问:“你这么小,跟我在一起觉得吃亏吗?”

3

举报
下载阅读

高质量小说――对忠犬小男友说乖,主角是樊锦程孟湛波,讲述了 当樊锦程被某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压在身下的时候,她看着那张朝气蓬勃的俊脸,下意识地问:“你这么小,跟我在一起觉得吃亏吗?”孟湛波不乐意了,倾身吻住她的唇,郑重其事地强调:“不许说男人小!”樊锦程感觉到他的手掌缓缓游上她的腰后,脸红地低头,触目所及之处,心里暗想:嗯,不小,也十分朝气蓬勃呢……小编免费分享给大家对忠犬小男友说乖(樊锦程孟湛波)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小说简介

夜深了,即将跨过十二点,远处的街市夜生活正繁华,此刻的居住区却已安静了下来,毕竟明天不是周末,多的是要养足精神通勤拼搏的人。
樊锦程帮住院部的猫换完药,整个人松了口气,这只猫不小心摔下五楼,幸好命大,只是后腿伤得有点严重,手术完住院观察,恢复得好的话再过十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她摸了摸这只蔫蔫的大白猫,出了住院部洗完手摘下口罩和眼镜,掬冷水扑了把脸,抬手看看表,已经快凌晨了,便拿起包准备回家。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章节在线阅读

等孟湛波手忙脚乱地从猫***下抢救出珍爱的新机械键盘,图片已经发送过去了,他瞟到了右上角的时间,心想人家肯定已经睡了,于是一边和油条人话猫语一来一回地对骂,一边抱起一包抽纸拯救被滋得满是尿***味的桌子。
收拾完了把油条伺候回猫窝里,孟湛波已经满鼻腔都是尿***味了,少不得拿除味剂乱喷一通,正喷着听见手机震动,看见樊医生回的信息,也跟着笑了:“键盘得救,桌子还是遭殃了,现在收拾完了正在喷除味剂。”
没一分钟,那边又回了过来:“等它这一阵发作完了就可以来做绝育了,否则等它养成了乱滋尿的习惯绝育也难改了。”
孟湛波瞪了一眼在猫窝里睡得喷香的油条,一脸幸灾乐祸地打字:“过两天就把它带过去,请樊医生不要手下留情。”
樊锦程捧着手机笑了,一边笑一边回道:“好的,我明后天下午和晚上都在。”刚点了发送,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其他时间来也可以的,其他医生也很专业,先看一下它的状态适不适合手术。”
接着她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和准备工作,孟湛波一一回应了之后瞟了眼时间,忙回:“谢谢樊医生,时间不早了,樊医生早点休息吧,晚安。”
樊锦程经他一提醒,才发觉确实已经不早了,于是忙熄了灯睡觉。
她今天本来就累了,刚合了眼没一会儿就***了梦乡,梦里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住的大院里,坐在刚修剪好满是青草芳香的草坪边上,一只小狗披着金色阳光撒丫子朝她跑来,像只雪团子似的,嘴里还衔着自己的牵引绳,尾巴摇得很欢,是一个安稳柔软的梦。
而孟湛波那边还没有入睡,他本来就是个熬夜党,原本收养油条就是为了让自己屋里有只活物,好提醒自己按时作息按时吃饭,结果后来发现做他这行的不熬夜怎么可能。
他给角落里娇弱半卧的小金毛拍了张照,发给微信好友“毛血汪”,那边没多久就回了:“这崽子咋了?”
孟湛波先是问:“你直播结束了?”
“今天逆风,打了十几局不知道匹配的都是什么神仙,被按在地上摩擦,心态崩了。”
孟湛波一笑:“崩什么,下次我带你飞。”
“这破游戏也就你能带得动我,你看着吧,到时候我粉丝又要嘲我这个老年玩家抱梦神大腿了。”汪志毅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摁灭:“你还没说呢狗咋了?”
孟湛波想了想,打字:“老汪对不住,我一不留神它去扒拉洗衣粉袋子了,刚才洗完胃,没事了。”
“这有啥好对不住的,我还以为狗挂了,你把我给吓的。”汪志毅发了个红包给他,“这什么傻狗还惦记上洗衣粉了。”
孟湛波没有收那红包:“干嘛?”
汪志毅:“小梦收下,大晚上的太折腾你了,是我对不住你才对,多亏你愿意代养,不然我真不知道拿它怎么办了。”
孟湛波:“没事,我养一只也是养,养两个不费事,而且我家油条最近特别嚣张,必须得让它有点争宠的危机感。”
汪志毅:“你那猫在你面前已经很温顺了好吗,我上次被挠出的心理阴影还在呢。”
孟湛波坏笑:“放心,马上就要给你报仇雪恨了,最近去给它做绝育。”
汪志毅:“突然开始心疼了是怎么回事,油条要告别它的蛋了。”
孟湛波:“刚刚都差点尿我键盘了还心疼,送你养?它应该会把你那个五颜六色的水冷机箱当成猫砂盆。”
汪志毅立马条件反射地挡了一下自己的宝贝机箱:“别啊,不敢养,除了机箱还有娇娇呢,她不光狗毛,动物毛都过敏。”
孟湛波:“呵,男人,见色忘狗。”
汪志毅:“呵,单身狗尽管羡慕吧。”
·
孟湛波把油条带到康宝宠物医院的时候,店里正忙,挂完号交了费便坐在接待区玩着手机等,樊锦程刚忙完出来口罩也没来得及取,看见他打招呼道:“今天有个同事临时急事请假了,有点忙,让你久等了。”
孟湛波忙道没关系,说着跟她进了观察室,把猫包放到一旁的台子上,刚打开,里面探出一只亮兵器的小爪子,十足的气势汹汹。
樊锦程也不惊讶:“把它闷在猫包里这么久,脾气上来了,你等等。”她转身去从格柜里拿出个玩具来,是个会叮铃作响的球,透明的壳子里面有个五颜六色的毛绒老鼠。
孟湛波苦笑道:“樊医生没事,油条脾气来得快去也快,我让它挠两下就消气了。”说罢开了猫包,果然油条喵地一声蹿出来就要往孟湛波的胳膊上招呼。
“哎,不可以!”樊锦程拔高声音,吸引了油条的注意力,趁它蹬着一双圆眼睛往这边看时,她像玩杂耍一样把那只玩具球在两只手间抛来抛去,铃铃铃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油条盯着那球,小脑袋也跟着不停地一左一右,分明是很感兴趣的模样。
见它已经忘记了攻击孟湛波的打算,樊锦程淡淡一笑,把那球抛到观察台上,油条一个虎形猛扑过去,抱着那球玩了起来。
“有时候主人不能太过于纵容,就像教育小孩一样,得引导它排解怒气。”樊锦程指着孟湛波手上的伤痕,“你这看着都疼啊。”
孟湛波摸了摸手上有些发痒的伤痕,笑道:“我是觉得男人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打一架……”然而联想到自己对油条每次都是单方面挨揍,不禁缓缓闭了嘴。
樊锦程摇摇头,摸了摸油条的脑袋,见它玩得开心,不像刚才那么暴躁,于是熟练地挠起它的下巴:“乖,把爪子收起来。”
她说这句话的语气和先前对孟湛波的语气大不一样,变得和软温柔,像是平素冷得像冰一样的人一瞬被融化成温泉水。
孟湛波看着她带笑哄猫的侧脸有些出神,直到樊锦程开口:“小猫状态不错,疫苗都打过了吧?”
孟湛波回过神忙点了点头,樊锦程出声提醒助理:“柳逸,给它做一下术前检查。”旁边的助理小姑娘应了一声,把猫抱到一边的仪器旁去检查。
樊锦程道:“你先在那边的座位上休息一会儿吧,手术室在楼上,很快的,十几分钟。”她刚要上楼作手术准备,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折回来:“哦对了,你要我们配合演戏吗?”
孟湛波看她一本正经:“啊?演……演什么?”
樊锦程解释道:“前几天有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女学生说给猫绝育之前要演戏,假装主人是不知情的,痛哭流涕地抱着猫不让医生抬走,等做完手术再假装很心疼它,这样猫才不会记恨她。”
孟湛波眼睛兀地睁大:“啊?感觉有意思哎,演吧演吧!”
助理柳逸检查完抱着猫出来:“锦程姐,猫咪很健康。”
樊锦程嗯了一声,看了一眼柳逸怀里那只抱着玩具、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的小橘猫,对孟湛波点了点头示意。
于是孟湛波爆发了平生最浮夸的演技,朝油条伸出手来,泫然欲泣:“油~条~~~不要去啊~哥哥舍不得你~~”
油条一脸“???”的表情看着铲屎官,显然还没有***氛围,倒是孟湛波发现其他顾客朝他看了过来,顿觉有点羞耻,只好朝樊锦程眨眨眼。
樊锦程会意,和抱猫的柳逸一起去了二楼手术室,孟湛波在一旁坐下,一面纳闷真的有演戏以防被记恨的说法吗,一面担心起独自面对手术刀的油条,拿出手机也刷不了几下,只得来回踱步子,像极了产房门口的准爸爸。
果然不过十几分钟,手术就顺利结束了,柳逸给五花大绑躺在手术台上的油条松了绑,看了一眼洗完手解开口罩的樊锦程:“锦程姐,心情不错呀?”
樊锦程闻言一抬头,对上洗手台边的镜子,才发现自己嘴角挂着笑,她立马恢复了原状——面无表情:“明天就休息了嘛。”
柳逸一边给油条戴上伊丽莎白圈一边道:“是啊,你这周太辛苦了。刚才那个小伙子挺帅的哎,我怎么感觉在哪儿见过他,是咱们这儿的熟客吗?”
樊锦程道:“不是吧,就上次我加班他来给狗洗胃,那时你又不在。”
柳逸疑惑地自言自语:“那奇怪了,老感觉像谁来着……”她思维比较跳脱,没一会儿就不纠结这个了,回头开玩笑道:“这么看我鼻子还是挺灵的,刚刚就觉得闻到他身上有狗味儿。”
这话怎么听怎么怪,樊锦程忍不住笑了:“咱们这儿天天有猫狗进出,你鼻子怎么就能这么灵?”
柳逸抱着猫准备带下去输液,特意凑近了跟樊锦程献宝似的:“我还闻到你最近红鸾星动了,锦程姐,准不准?”
她不说还好,一说这个樊锦程只能想到那天晚上阴魂不散的前男友,于是白了她一眼:“行了行了,还算上命了,刚刚那个男孩子跟你倒是年纪相仿,要不要我帮你介绍?”
柳逸头摇得像拨浪鼓:“别了吧,我还是想跟游戏过一辈子!”
樊锦程看着她下楼,无奈地叹口气,也跟着去了等候区,见孟湛波在座位边踱着步子,上前问道:“怎么了,紧张啊?”
孟湛波见她过来,本来想掩饰一下,想想还是算了:“有点儿,手术结束了吗?”
樊锦程朝他招招手:“对,现在在治疗室输液呢,等输完就可以回去了。”
孟湛波跟着她进了上次给狗洗胃的房间,果真看见一边的小床位上是只小橘猫虚弱地躺着,看见它这副奄奄一息的样子,虽知是麻药还没过的原因,他也怪心疼的,这回不是演的了:“油条,对不起啊,让你变太监了。”
樊锦程又一次忍俊不禁:“放心吧,猫咪绝育之后反而会更长寿的,也不会再得生殖方面的疾病。”她听到外面接待下一个客人的柳逸在叫她,便道:“你先坐着陪它吧,我去忙了。”
孟湛波见她低头戴上口罩就要走,不知怎么连忙补上一句:“谢谢樊医生,下次请你吃饭。”

对忠犬小男友说乖章节完整阅读

樊锦程露在口罩外的眼睛微微一弯:“不用,你又不是没付钱,猫狗有问题随时找我就是。”
孟湛波也一笑:“好,谢谢樊医生。”
他目送着樊锦程出去,回过身来坐下,摸了摸油条耷拉着耳朵的小脑袋,莫名想到之前樊锦程哄它时抛玩具球的样子:“原来你喜欢那种东西啊,真幼稚。”
油条喵了一声,嫌弃地避开他的手,闭目养神。
孟湛波见它不理自己,于是无聊地靠在椅子上发了会儿呆,开始掏出手机打开购物网站,搜索“猫玩具”。
等输完液,医护人员提醒孟湛波可以带油条回去了,孟湛波本想跟樊锦程再打一声招呼,却看见她整个人忙得脚不沾地,只好作罢。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几天,终于在这天午后放晴了,夕阳将万物照得黄澄澄的。
康宝宠物医院里,柳逸一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一边收拾东西:“是啊不好意思,今晚特殊情况,我们提前打烊,对,明天晚上正常,到22点都可以接诊的,建议提前预约哦。”
其他几个同事临走前不忘道:“我们先过去了,别忘了关灯锁门啊。”
“知道了。”樊锦程应声,瞥了一眼洗手间里的柳逸,提醒道:“快点儿啊,我们是客,不好让寿星等的。”
柳逸挂了电话,三两下对着镜子抹好口红,收拾好东西蹦跳着过来:“怎么样好看吗,这色号可流行了!”
樊锦程看了一眼她嘟起的红嘴唇,憋着笑道:“你们小姑娘怎么涂都好看,不过你这到底是去给范老师过生日还是约会啊?”
柳逸关灯关门,一脸憋屈地道:“我们干这行的平时又化不了妆,别说妆了,衣服都不敢穿太好的,伺候一天的猫猫狗狗,妆花了衣服也脏了臭了,像我这种阿宅,好不容易赶上这么个大场面,能不打扮起来吗?”
樊锦程倒是理解她,便也不再戏谑,夸奖道:“不错,挺好看的,能拍偶像剧了。”
“锦程姐就爱说大实话。”柳逸笑嘻嘻地过来挽着她胳膊,往地铁站走去,“锦程姐,你天天素面朝天都这么好看,化了妆肯定气场爆棚啊,最近御姐很喜欢的吃小孩色,应该很适合你。”
樊锦程是典型的画眉党,对口红的执念倒没其他女孩子那么深,脑补了一下柳逸推荐的吃小孩色画在自己嘴上,只觉得有些像反派人物,笑着笑着,倒是由化妆这个话题联想到大学时的一些过往。
大学宿舍里几个女生凑个堆,日常的话题基本就是时尚穿搭和化妆护肤了,当时的樊锦程对这些一窍不通,然而在和齐煜公开情侣关系之后,几个舍友却为她操心起来,甚至在有一次她外出赴约前,强行上手给她化了个妆。
那天是去看电影,也是齐煜第一次鼓起勇气牵她的手,并且凑到她耳边说:“你今天真好看。”
等等,她怎么又想到这个结婚了还想着联系前女友的垃圾人?樊锦程摇了摇头,捶着胸口意图让那股恶心感压下去。
柳逸见她这副反常样子,讶异道:“锦程姐你怎么了,不***吗?”
樊锦程摇头:“没事,就是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当然她没说出来,因为樊锦程偶尔有些信玄学,言灵这种事,她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一方面是觉得恶心,一方面是怕尴尬,不管怎么样,她希望永远不要见到那个人。
到了酒店大包厢入口处,樊锦程看了眼坐席分布,发现她被寿星范小卿安排到了学生席,柳逸则是员工席,这次范老师40岁大寿,请的人也不是很多,也就是部分亲戚、来往得多的朋友、康宝宠物医院的员工以及和她常有联系的一些学生罢了。
樊锦程往学生席走去,突然脚步顿住了,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她算是见识了。
“程程,你来啦?”
她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突然有点生理性反胃,低头看了眼手上拎的给范老师的礼物,想了想还是迈步上前,选了个离他座位最远的位子落座。
坐在她旁边的是当年同班的薛莹莹,她看了眼被无视貌似有些尴尬的齐煜,和表情冷得像冰块的樊锦程,还是凑近了低声道:“你们什么时候分手的啊,好可惜,我们都以为你们会是我们班上最早结婚的呢。”
樊锦程皱了皱眉头,却没刻意压低声音:“毕业没多久就分了,人家现在已经结婚了,不要再说这个了吧。”
齐煜有些惊讶,正想开口:“程程,我……”还没说完,就被台上司仪的声音打断了。
“尊贵的各位来宾晚上好,今天是……”
等主持词说完,生日快乐歌响起,范小卿在丈夫和儿子的拥簇下吹蜡烛许完愿,司仪便让大家吃好喝好,退下了舞台。
目光从舞台上收回到了酒桌上,学生席这一桌气氛有些尴尬,其他几个学姐学长也发觉了他们俩的关系,于是开始扯话题聊些学术上的,一时显得倒也没那么冷场。
樊锦程没什么胃口,吃了点冷盘就放下筷子,其他学长学姐聊些学术话题时她便插一两句嘴,凡是齐煜开口她权当没听见,低头喝饮料。
然而听觉却不像视觉,可以选择看与不看,在他们聊天时她还是被动得知了齐煜***医药界的领头羊北京恒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齐煜酒过三巡夸夸其谈地吹嘘了一通之后,樊锦程开始沉思:为什么人类不能长出像大象那样的大耳廓把耳朵遮住呢?
范小卿敬酒敬到他们这桌时,樊锦程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把自己的礼物奉上:“祝范老师生日快乐,希望您天天开心。”其他人也纷纷祝贺。
范小卿虽然年已四十,但保养得宜,脸庞还和三十岁时没两样,笑起来一对深酒窝,温柔可亲,那时候大学校园里还经常有传言说每逢新来一个年轻男老师,总会在听说范小卿已婚后扼腕叹息呢。
她环视一眼满座的得意桃李,举杯笑道:“谢谢大家能来,我知道好几位都是从外地赶来的,或远或近,都辛苦了,看到你们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亮,老师很欣慰也很自豪,敬你们一杯,也希望大家事业顺遂,家庭和美。”
饮罢一杯,范小卿的脸颊已有些泛红,她看了一眼一个坐这头一个坐那头的齐煜和樊锦程,暗地里叹了口气,朝樊锦程低声嘱咐道:“锦程啊,结束之后留下来一会儿,老师有些话跟你说。”
樊锦程料到是跟齐煜有关,虽然不愉也只好点了点头,之后坐下来吃的酒席,也只是味同嚼蜡罢了。
时近八点,范小卿和丈夫送走了宾客们,回过头来看见樊锦程坐在角落里玩手机,便让丈夫先去和酒店人员处理尾款,自己走过去坐在樊锦程身边:“锦程,看你没怎么动筷子,吃饱了吗?”
樊锦程收起手机笑着回她:“吃饱了啊,我饭量小,那个八宝鸭真心不错,可惜范老师一直在招呼客人,也没尝上吧?”
范小卿也笑了:“这儿的招牌菜就是八宝鸭嘛,你们吃好了我这个生日呀就过得开心了。”
她端详着自己这个得意门生,当时自己的宠物医院刚开起来正缺靠谱的人手,听说她刚读完研就立马联系了,原本没抱希望,毕竟依照她的资质还可以去更高更广的平台显露,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
范小卿在首都农业大学任教的时候,其实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就像薛莹莹说的那样,她跟学生们猜想的一样,都以为齐煜和樊锦程这一对儿会最早结婚,没想到竟然分手了,眼看着樊锦程一个大好女青年单身这么久,马上快三十了还没结婚,她也有些替她着急了。
“锦程,老师知道你爸爸妈妈事业比较忙,平时从不催你,你这个孩子呢又有些内向。”范小卿叹了口气,“可惜康宝里头的男医生,要么结了婚,要么不靠谱,我心里都觉得对不起你。”
樊锦程看着范老师委婉地表达,笑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老师,你是不是还希望我和齐煜复合啊?”
范小卿被她这么一下子说中心事,倒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唉,你聪明,我也是为了你好,你看,我平时有老唐照顾,日子过得顺顺心心的,我也希望你有一个好归宿,不用一个人单打独斗。”
樊锦程笑了笑,没有说话。
范小卿接着劝:“这次我本来打算把你分到柳逸他们那一桌去的,结果前几天齐煜联系我,问我你是不是在我这儿上班,还关心你最近怎么样了,我想着你们大学那会儿挺好的一对,也不知为的什么分手了,这都好几年了,他还记挂着你呢,我就想给他个机会。”
“老师啊。”樊锦程其实一直觉得自己这位老师虽然学术造诣颇深,但性格完全单纯得像少女一样,忍不住出声提醒道,“您有没有想过,他应该已经结婚了呢?”
范小卿一脸不可置信:“什么?!”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对忠犬小男友说乖章节全文阅读,全书情感细腻而真挚,过程精彩有趣,很戳人萌点!大家可以相互分享,相互推荐,拒绝书荒!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征途APP机器人 送彩金的博彩公司 时时彩机器人 送彩金棋牌 彩票大赢家官网 mg电子游戏送彩金 广发公众号 彩票大赢家 送彩金的真人娱乐 正规官网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