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宣墨秦峥余霏霏)
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宣墨秦峥余霏霏)

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宣墨秦峥余霏霏)

《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又名《225678》《挚爱皆成了伤害》,宣墨秦峥余霏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秦峥,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3

举报
下载阅读

《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又名《225678》《挚爱皆成了伤害》,宣墨秦峥余霏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秦峥,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秦峥哥哥。

宣墨秦峥余霏霏小说简介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秦峥,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床上。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秦峥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宣墨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宣墨秦峥余霏霏小说全文阅读

栖霞区的天空上,乌云滚滚,大雨不期而下。
宣墨坐在公交车上痴痴地看着雨滴顺着车窗滑落,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医生的话。
脑癌晚期,最多还有三个月——
她的手落在熟悉地电话,拨打过去,电话里传出男人好听却冰冷的声音:“有事?”
宣墨攥着诊疗单,嘴角强扯出一抹笑意:“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能不能回来陪我。”
“我说过很多次,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宣墨听着男人不耐的声音,以及女人娇滴滴暗喘,心蓦然一紧。
她掐着手机的指尖泛白,恍惚地应下:“对不起,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挂断,传来忙音,宣墨迟迟没有放下电话,车窗映着她的脸,上面不知何时爬满了泪痕。
她知道秦峥不爱她,身边莺莺燕燕从未断过,她很清楚,只是不敢拆穿。
她承认自己懦弱,怕拆穿后,仅剩的三个月婚姻都保不住。
……
弋江别墅。
宣墨不到六点就准备了一大桌菜,而后像寻常夫妻一样安静地等着丈夫回家。
秦峥有洁癖,不喜欢外人,没有佣人,因此大小事都是宣墨亲力亲为。
别墅的欧式摆钟转动着,时间悄然而逝。
桌上的菜已经凉透,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躺在沙发半梦半醒。
这些天,她感觉浑身都软软的没力气,嗜睡,可又睡得很浅,脑海总喜欢浮现各种奇怪的梦。
身体忽然一重,宣墨被按着胸口猛然惊醒,有一瞬眼前一片漆黑,很快就恢复了光明。
男人冷峻的面孔近如咫尺,她可以清晰地描绘出他脸部凌厉的线条,恍然间发现当初那个温柔和煦的少年早已变成了成熟内敛的男人。
她的鼻尖一酸,苍白的唇微张:“秦峥。”
男人的眼底没有任何情愫,大手一把掐住了她的侧脸,炙热粗暴的吻印了下去。
“唔……”男人嘴里辛辣的酒味,让宣墨的胃里一阵翻腾,她眼角含泪,不敢将他推开,
心里却是密密匝匝的疼,哑然出声:“不要……”
她不喜欢他碰过别人之后触碰自己。
“不要?”秦峥大手毫不留情地钻进了宣墨的衣服,酒气很重,“你当初不要脸爬上我的床时,怎么没有说不要?”
宣墨听后不再反抗,清澈的眼暗淡无光,就像一坛死水。
秦峥看着身下如同死鱼般得女人,顿时倒尽胃口,将她甩开,去往浴室。
宣墨摔在冰冷的地板上,听着浴室的水声,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滑落。
她在情窦初开时便爱上了秦峥,算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当初的小姑娘已经长大。
可如今的男人,再也不是那个温柔和煦的秦峥哥哥。
四年前,本该是她的表妹余霏霏嫁给秦峥,而她却被人算计,送到了他的床上。
余霏霏负气离开,再回来已经嫁了人。
她记得上次秦峥对她施暴,是在得知余霏霏结婚的消息,这次又是为什么?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宣墨穿好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照常给他准备了温水喝。
男人裹了浴袍,走出来,幽暗的目光落向那杯水,而后又落在了宣墨的脸上,沉沉开口:“她离婚了。”

宣墨秦峥余霏霏小说免费阅读

宣墨心口一怔,放在身前的手缓缓收紧。
余霏霏离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秦峥将衣服换好,穿戴整齐来到她的面前,声音冷淡。
宣墨缓缓抬起头,深深地看着他,眼底悲凉的情绪怎么也藏不住,哑然道:“你想和我离婚?”
她悲楚的眼神一针又一针地刺进秦峥的心头,秦峥胸口闷闷地,冷峻的脸却多了一分不耐:“我欠霏霏。”
霏霏——
宣墨清澈的眼中满是死寂,她紧掐的掌心,有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轻声呢喃:“那我呢?”
你就没有亏欠我吗?
“我会给你一大笔离婚财产,其他的劝你不要妄想。”秦峥冷冷落下一句话,转身要走。
宣墨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我愿意离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陪我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做一个爱我的丈夫。像寻常夫妻一样牵手、拥抱、爱我。”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轻,几乎听不清。
秦峥却一字不差地听了***,心里顿时升起了浓烈地厌恶:“你真是无可救药!”
“结婚的时我就告诉过你,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爱你……
秦峥离开后,宣墨胃里一阵翻腾,身体的难受和心里的疼痛席卷而来,她在大厅里哭得昏天黑地。
将一把把红绿的药丸悉数吞进肚子里,脑海混混沉沉地,眼前被泪水染的一片模糊。
……
宣墨不喜欢雨天,偏偏栖霞这座城市一下雨就是大半个月。
办公楼里,只听到陆衍打字的声音,忽而他停下来,认真地问:“你确定把许氏交给秦峥?”
宣墨面色苍白:“他是最合适许氏的人。”
陆衍望着她越渐消瘦的身子,神色微沉:“但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宣墨心底一颤,一丝苦涩在心底泛滥,她强忍着心底的委屈。
“继续吧。”
陆衍合上了电脑:“遗嘱以后再写,我陪你去医院。”
“我没关系。”
“宣墨!我不想说第二遍。”
陆衍语气坚定,宣墨不好再拒绝。
陆衍很早就是许氏的法务顾问,随着许氏的没落,他一直没有离开,在宣墨的眼里,他就和哥哥一样。
市医院。
检查后,医生告诉宣墨,随着病情的加剧,视觉、听觉、乃至神经中枢障碍,最糟糕是急性颅内压增高,可能会猝死。
手术风险极高,一不小心可能直接倒在手术台上。
陆衍安慰她:“你放心,我会联系国外最有名的脑瘤科医生,一定治好你。”
宣墨含糊着应下,对于活着她早已不报希望,只是她愧对父母,当初执意要嫁给秦峥,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如今她快死了,所爱之人却连骗她三个月也不肯。
两人眼看着快要走出医院,一抹熟悉地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门口,宣墨心口一窒,看着秦峥抱着一个虚弱的女人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秦峥也看到她,只一瞬得停留,而后擦肩而过。
“叫白医生过来,如果她出了事,你们医院也不用开了。”
只听身后男人暴怒的声音,宣墨的身体微微颤抖。
白医生,栖霞市最好的妇科医生。
她换了重病,丈夫却抱着别的女人着急看妇科?!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演一场三个月的戏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2019白菜网送彩金 最新棋牌注册送彩金 澳门真人网上娱乐送彩金 澳客彩票 足彩送彩金 送彩金扎金花 那个时时彩平台送彩金 送彩金的彩票网 博彩送彩金全讯网 首存送彩金最多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