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晚来情深(傅南城苏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晚来情深(傅南城苏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晚来情深(傅南城苏迎)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晚来情深》是作者粥与益达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唐墨陆野 ,小说讲述了 苏迎的视线从收银台缓缓抬起,对进门的客人温柔的扬起一抹笑意。小编为你带来晚来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

3

举报
下载阅读

《晚来情深》是作者粥与益达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唐墨陆野 ,小说讲述了 苏迎的视线从收银台缓缓抬起,对进门的客人温柔的扬起一抹笑意。小编为你带来晚来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四月A市气温渐渐回升,偶尔热起来的时候有种往夏季靠拢的趋势。阳光穿过枝繁叶茂的树枝从缝隙里倾洒而下,在空地里形成斑驳的光点。
几名A大的学生推开咖啡店的门,玻璃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屋外的阳光沿着门缝落在店内。
“欢迎光临,随便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晚来情深全文阅读

四月A市气温渐渐回升,偶尔热起来的时候有种往夏季靠拢的趋势。阳光穿过枝繁叶茂的树枝从缝隙里倾洒而下,在空地里形成斑驳的光点。
几名A大的学生推开咖啡店的门,玻璃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屋外的阳光沿着门缝落在店内。
“欢迎光临,随便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苏迎的视线从收银台缓缓抬起,对进门的客人温柔的扬起一抹笑意。
几位大学生像是经常光临咖啡店,轻车熟路的选了几个小蛋糕提着篮子就过来结账了。
“苏迎姐,今天是会员日,我们忘记带卡啦,能不能报电话号码呀?”
短发女孩把蛋糕放在收银台上,熟络的和苏迎说起话来,顺手从台子上拿了粒给客人当零嘴的牛轧糖丢进嘴里,陡然一副老熟人的模样。
苏迎把小蛋糕扫码输入后,笑着叮嘱道“下次要记得带卡,不然积分录不***。”
短发女孩歪歪头,圆圆的眼睛闪着光“诶呀~知道啦,苏迎姐,下次一定记得带。”
“对了,小米呢?”
女孩在店内环顾一周,这个时间点是A大上课的时候,店里没什么人,平常活跃的跟多动症似的小米却没看到影子。
“小米出去送单了,估计快回来了,你要不在店里坐会,等等她?”
女孩看了下时间,冲苏迎摇头惋惜道“我等会还要去南苑上课,等不到小米了,改天再过来找她玩。”
说罢,提着包装好的小蛋糕冲苏迎摆摆手。
“苏迎姐,我先走啦。”
“过马路小心点,别看手机。”
直到女孩背影消失在马路对面,苏迎的视线才堪堪收回来,上周阴雨连绵了一个星期,整个人都怏怏的,这周难得一直好天气,阳光从玻璃窗上照进来,让店内都变得***慵懒起来。
苏迎把最后一张货单录入完毕后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端着走出店门,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上去,半仰着脸眯起眼睛沐浴在阳光下。
迷糊中想到刚才来店里的小姑娘好像说今天是会员日,会员日就是18号,18号就是!!!
刚才还半靠在座位上犯困的苏迎噌的一下睁开眼坐直了身体,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确认了下日历,今天真的是18号,那也就是傅南城出差回来的日子。
微信置顶聊天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对方客气简单的道了声晚安没有后续,傅南城已经出差有大半个月了,两人每天的交流停滞在问候早安,吃了吗,还有晚安上,这种看似关心却又敷衍疏离的对话,真的存在于已经结婚快两年的夫妻上。
得知今天傅南城回来还是她从助理那里旁敲侧击不经意问出来的,不然按照傅南城的性子这辈子都不会主动和自己提起行程。
抬手遮了下刺眼的阳光,笔直的光线照在眼睛上有点受不住,猛的一闭眼眼眶下意识有点泛酸。
“苏迎姐!我回来啦~”
清脆的叫唤声从老远就传过来,苏迎缓了一下再次睁开眼已经好多了,鹿小米骑着粉色的小电驴带着竹蜻蜓的安全帽摇摇晃晃开过来,看到苏迎忍不住挥手,小电驴的头晃的更厉害了。
经过一阵颠簸终于安全停在店门口,鹿小米取下头盔挂在反光镜上朝着苏迎走过去。
“苏迎姐,你是在门口接我的吗?”
苏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没搭她这句话“我是不是叮嘱你出门骑车要小心注意来的,你刚才还给我单手,车摇的像在舞龙,想出意外是不是?”
鹿小米理亏,不敢回嘴,小心翼翼凑过去拉了下苏迎的袖子撒娇“苏迎姐,我这不是看到你开心吗,况且我早就看过路两边了,没人没车的我才单手的,好啦好啦,我下次一定注意,仔仔细细遵守交通规则绝不出差错!”
说完,还一本正经的冲苏迎敬了个礼,逗的苏迎没忍住笑了出声。
看到苏迎多阴转晴的脸,鹿小米也跟着***笑,嘴里逼叨逼叨的和她说着今天送单发生的事。
“苏迎姐,我跟你说今天我去华瑞酒店送蛋糕,在电梯里看到个超帅的男人,真的以我阅人无数的眼光来看就是个极品,本来还想着厚着脸皮要个联系方式啥的,结果我还没开口人家就下电梯了,这就算了,没想到还是个有主的人,帅哥一下电梯人女朋友就在电梯口等着像是生怕跑了似的,扑上去挽着帅哥就恩恩爱爱把房还了。”
鹿小米深深叹了口气哀怨道“果然这个世道好看的男人都是有女朋友的,嗯,还有男朋友的,就剩我一个单身狗苟延残喘。”
说完,一副心痛到无法自拔的模样捧着脸埋***,时不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苏迎实在不想搭理她,但这来来往往的街上,鹿小米就旁若无人的嘤嘤嘤,苏迎嫌丢人,勉为其难的伸手拍了拍小米的背,安慰道“没事,你不是总挂在嘴边那句,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吗?”
鹿小米抬起头,眼里没点水花“可这个太帅了,我过不去这个坎。”
说完,抹了把根本没有的眼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后递过去“我趁两人不注意还偷拍了一张照片呢,等会就把那女的给P掉。”
苏迎接过手机看了眼,偷拍的很没有水平,估计是怕被发现,两个人的背影都有点虚影,男人身材高大气势不凡,身边的女人姿态婀娜,背影看就知道是个美人,不过两人站在一块,倒是般配的很。
脑海里刚有这样的想法,胸口便涌起一股不适,莫名的像是并不赞同这个想法。
鹿小米看到苏迎突然捂着胸口,靠过去关心道“苏迎姐,怎么了?”
苏迎多看了两眼照片,压下胸口的不适感冲鹿小米摇摇头“没事,就是好像对照片里的两个人有种莫名的感觉,说不上来。”
鹿小米从苏迎手里拿过手机揣回自己手袋“诶呀,你肯定也是跟我一样,觉得肯定是照片里这女的勾引帅哥开房,道德沦丧导致的不***,改天我把这女的p掉再拿出来跟你欣赏,绝对是另外一番风景。”
说完便准备拉着苏迎往店内走,却被拦住。
“嗯?怎么了。”
苏迎顿了一下,想到今天傅南城会回家,虽然他没亲自和自己说,但心底还是有念想。
“小米,今天下午可能要麻烦你一个人看店了,我有点事需要先走。”
鹿小米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她在苏迎店里待了快一年了,从来没见过那么不像老板的老板,不摆架子不说重话,凡事亲力亲为,每天按时打卡的像个上班族,今天这种说有事先走的情况都少见。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苏迎姐你有事就先走吧,我一个人没关系。”
鹿小米爽快的答应弄的苏迎有点不好意思,今天是会员日,大学生下课后店里肯定有点忙,可一想到傅南城,苏迎心里摇摆不定的指针却有了偏移。
“那,要是晚边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就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再过来。”
“诶哟,苏迎姐,你就安心的忙你的去吧,A大的同学和咱们店都熟,忙不过来她们都会自己结账的,快去快去!!!”
说着,还催促着苏迎赶紧离开。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还要去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苏迎也没再纠结,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咖啡店。
——
苏迎从咖啡店离开后直接去了小区附近的大型超市采购,半个多月的独居生活导致她个人生活能力急剧下降,家里冰箱都空了,倒是随处可见的零食和垃圾食品。
想到这苏迎推着购物车的脚步停了下来,掏出手机预约了那个经常来家里搞卫生的阿姨。
完事后推车停在肉食区,苏迎记得傅南城挺喜欢吃小排的,挑了几块让师傅称重改刀。
等待的时间,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带着试探的声音。
“苏迎?”
苏迎转过身,恍惚了几秒才从脑海深处揪出对不远处男人的记忆。
“林钧。”
男人高挑出众的身型推着购物车,眼眸中闪着光,走向前语气中带着激动“苏迎,真的是你啊,刚才看你背影有点像,我就随口喊了句。”
“诶,姑娘,你的排骨剁好了。”
师傅拿着装好的排骨递过来,苏迎连忙接过道了声谢,这时林钧才看到苏迎面前那堆积了一车子的东西。
“买这么多菜和调料,家里有客人?”“啊......没,家里冰箱空了,买点填补上。”
苏迎的话陡然让林钧想到什么,眸中一黯,再次开口语气已经没之前那么激动了“噢,今天运气可真是好,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咱们就没见过面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超市碰到。”
两人同是A大毕业,林钧比苏迎大两届,当初因为社团的原因认识,结果没想到林钧却阴差阳错的看上了苏迎,风风火火的追了她一段时间,后来因为一些事就不了了之。
“是啊,真是没想到。”
因为当年的事,即便过去一段时间两人再次遇见相处起来,苏迎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林钧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和大学时候几乎没什么不同,只是气质更加温婉性格也更内敛了,像块已经抛光打磨好的美玉,光芒隐匿其中。
“你买完了吗,我帮你一起推去收银台吧。”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林钧笑着上前推过苏迎小山似的推车,打趣她“都是老同学了客气什么,一起走吧,路上再聊聊。”
说完不由分说的接过苏迎手里的车往前走了,一路上苏迎心里有些忐忑,怕林钧问起她,问起傅南城问起他们之间,她还没准备好和故人聊起这段婚姻,不过好在他对私事只字未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说自己的事,偶尔问起苏迎也是一些在哪上班,最近干什么之类。
终于到了收银台,苏迎提着的心落了一口气,林钧帮着把推车里的东西一一搬出来扫码,嘴上也没闲着。
“没想到你居然开咖啡店了,我记得你大学学的专业是金融啊?”
苏迎拿着袋子装那些扫完码的东西,神情有些微妙“嗯,可能我更喜欢这种相对自由的职业吧。”
林钧拿东西的手顿了一下,眼神扫过苏迎不自在的表情,差点头脑一热脱口而出那个挂在嘴边的问题,好在理智犹在。
“吧嗒。”
苏迎刚接过收银员手里一瓶生抽,手没抓稳,一滑生抽就砸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诶,怎么回事,刚才我可是已经把东西递到你手里了。”
收银员一看碎了一桌子的生抽,急忙澄清。
林钧听到情况上前,就看到苏迎脸色不是很好,盯着碎了的玻璃有点尴尬。
“苏迎,怎么回事,有没有伤到手?”说罢,匆匆攥过苏迎停在半空的手,焦急询问道。
林钧反应有点大,倒是弄的苏迎有点不好意思,急忙把手拽了回来冲他摇摇头。
又转身向收银员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没拿稳,跟您没关系,我自己来赔。”
林钧看着空落落的手掌,脸上没什么表情,自然的握拳收回到身侧。
两人清完东西付完款后直接去了地下车库,林钧帮着苏迎把东西塞进后备箱。
“林钧,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不然我一个人还挺费劲的。”
林钧笑了下,俊朗的五官舒展开带点阳光的味道,跟大学那时候相比多了几分成熟。
“说了老同学不讲客气,真要谢谢我那就加个微信吧。”
“啊?”
“不是要谢谢吗,口头感谢我可不接受,刚不是说在A大附近开了家咖啡店,下次我过去请我吃呗。”
苏迎反应过来,笑着掏出手机调出二维码递过去。
“行,下次过来提前跟我说,保证请你吃个够。”
加完微信后两人便道别了,林钧看黑色的小车开出地下车库,独自站在原地望着消失的影子出神。
苏迎,好久不见。
苏迎到家的时候刚好碰上钟点工,人家帮着一起提那两袋子食材进了门,然后熟练的走进厕所开始打扫卫生。
“阿姨,麻烦你今天打扫的时候仔细点,边边角角的都要弄到。”
这个阿姨从两人搬进这房子开始就帮家里打扫卫生,做事仔细话也少蛮讨人喜的。
“好的,今天是男主人要回家了吧?”
苏迎惊讶阿姨怎么会知道,还没问出口她就先开了口。
“我在你家做了快两年了,知道男主人有洁癖,他在的时候你每次都会和我说要仔细点,这半个月我过来打扫既没看到男主人你也和我说什么随我弄,今天突然又提起,我估摸着是男主人要回来了。”
苏迎笑着点点头,心里想着平时傅南城在的时候,自己居然还会特地叮嘱阿姨吗,她好像从来没注意过。
阿姨看着苏迎离开的背影摇摇头,诶,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过了几分钟,苏迎又转回厕所,有点不好意思脸颊带着红。
“那个,阿姨,我放在客厅还有卧室里的零食麻烦你拿个大袋子装起来,然后藏......呃,不是,是收纳在......”
苏迎在屋子里转了圈,最后锁定了厨房。
“就放在厨柜里吧。”
那男人极少进厨房,应该不会发现。
交待完了之后把超市买的大袋小袋都搬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客厅的时针滴滴答答转着圈阿姨从卧室收拾到客厅,即便来了那么多次,心里还是不免感叹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这个小区好像前两年房价都被炒翻了天,这么大面积这么豪华的装修,都是拿钱砌出来的吧。
半开放式的厨房里面渐渐冒出香味,苏迎揭开锅盖,炖的软烂的牛腩咕嘟冒着泡,香气顺着飘出来闻着都很诱人。
苏迎夹了小块试试味,牛腩酥软入口即烂,口味绵密,就是味道偏淡。那个男人嘴叼毛病也多,少油少盐少调料还要好吃,每次做饭她都费劲心思。
把解冻腌制好的小排捞出来沥干水准备下锅,厨房的动静渐渐大了起来。
下午的好天气延绵到了傍晚,火烧云似的斜阳挂了半边天,钟点工打扫完已经离开了,苏迎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看了眼客厅的挂钟,正好六点。
她记得傅南城助理说是下午一点多的飞机,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该到家了,苏迎解了围裙坐在餐桌边,昏黄温暖的吊灯打在满桌子香气扑鼻的菜肴上,每一道都流露出做菜人的心思。
房间安静的只剩下滴滴答答的钟表声,泼墨似的晚霞被夜幕渐渐笼罩,侵吞最后一丝光亮,小区的路灯被打开,住宅区也被点亮。
苏迎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刷着抖音,墙上的时钟已经渐渐趋向于八,桌上的菜肴也凉了大半,她很想给傅南城打个电话问他在哪,今天回不回家,什么时候回家,可她忍住了,长久以往的隐忍和默不作声导致她并不会在自己付出满腔心思做了一桌子菜等不到他回家的时候,去询问要个结果。
万一他公司有事,或者行程有变呢?
苏迎在心里这么问自己,像是在给自己和对方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再等等吧,等九点还没回来就发个消息问一下。
结果这一等,直接等了到了第二天早晨。
清晨刺眼的阳光从客厅照进餐厅,苏迎浑身像是被重物碾压过后留下的酸痛感,迷迷糊糊的从餐桌上爬起来,脑子都还没清醒,身体的不适感却先她一步苏醒。
“啊~呜。”
一个***趴了一晚上导致整个身体都僵硬抽筋,陡然动一下全身像是要散架似的,苏迎缓慢靠在椅背上让身体机能恢复,也顺便清醒一下脑子。
摆了满桌的菜肴变成了残羹冷饭,看起来一点食欲都没有,回想起昨晚的事,苏迎感觉胸口一酸,有种现实照进梦里的感觉。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身体的酸痛感才渐渐褪去,不过就这么趴了一夜还是不***,难过和酸楚袭卷全身的时候,苏迎还抽空庆幸了一下,幸好这拿钱糊出来的房子自带恒温系统,自己这么孤零零趴了一夜也没冻着。
“苏迎你看,至少你在A市百分之九十人梦寐以求的房子里趴了一夜,还没感冒,所以没什么想不开的。”

晚来情深免费阅读

虽然自带恒温系统让苏迎没有感冒,但趴了一晚上也够呛的,反正自己当老板自己的店自己给自己发工资,索性给鹿小米发了条自己上午不去店里的消息后走进浴室冲了个澡,然后一头扎进松软的被窝里。
可能是昨天碰到了林钧让她勾起了一些封存在心底的记忆,梦里她回到了A大,回到她第一次见到傅南城的时候。
那会是A大的新生典礼上,和所有新生一样苏迎揣着一颗懵懂又期待的心来到这座百年学府,端正规矩的坐在台下,恨不得将台上领导发言的每句话都记录下来,回去瞻仰。
很快发言就到了优秀学长环节,底下开始有隐隐的躁动,女孩们纷纷昂起头颅像是要比谁先看到台上风光似的,苏迎的视线也从笔记本上慢慢抬起,落在讲台上。
后来好多年,她都觉得一见钟情这个成语形容的应该是脸。
台上的少年身高腿长,气质凌然出众,像是上帝手里最完美的艺术品,一笔一画都经过打磨和雕琢,面对台下数以百计的观众他也毫不怯场,眼底的自信和身上散发的张扬揉碎在一起,很难不被他吸引。
苏迎的视线像是黏在少年身上似的,周围嘈杂的讨论和纷扰全被屏蔽在外,少年独有的嗓音像把低沉好听的大提琴,缓缓萦绕在她耳边,她清晰的听到自己胸□□炸的心跳声,还有脸上火烧似的在发烫。
苏迎快二十年的感情白纸上猛地被浓墨重彩的挥洒上一笔,直直的像块烙印,可惜那会从未接触过情爱的苏迎并不知道这就是喜欢,这就是一见钟情,她把自己一切反常的反应归结于这个男生长的太好看。
讲台上的男生简单干脆的发言完后就下去了,可场馆内关于他的讨论却没有消散,苏迎听到旁边几位女生掩盖不住激动的声音。
“啊!!!!那就是学生会长傅南城对不对?我快他帅到窒息了。”
苏迎皱了下眉,还好吧,帅到窒息不至于,但是心率失常有可能。
“天啊,还没来A大之前就听说他了,风云人物,长得帅成绩好家世好学生会主席篮球队队长,简直就是按照小说剧本里出来的人啊。”
苏迎点点头,还真有点玛丽苏小说那意思。
“刚才他出场那瞬间,简直就是自带光环有没有!什么完美人设,为他心动为他打call!”
“你别脑补人家冰山主席了,我听说傅南城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是艺术系的系花呢,劝你还是多拎清点自己的重量。”
“哼,有女朋友怎么了,我就是想想还不行啊,臆想不犯法吧。”
......
后面的讨论声渐渐小了,苏迎也没心情再听下去,脑子里一直萦绕着那句傅南城已经有女朋友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苏迎胸口像是堵了块石头,憋的自己上不去下不来的。
人家长的那么帅,有女朋友当然也是应该的,自己在酸个什么劲呢。
苏迎晃了下头努力把傅南城,女朋友,恩爱这些字眼从脑子里摘除,留下努力学习,争当好学生几个大字。
新生典礼后,也不知道是苏迎强烈的心理暗示起了作用还是怎么,反正真的把傅南城这个人慢慢抛在了脑后,偶尔夜深人静想起来,也只是觉得这个男生长的很好看。
再次见到傅南城是距离新生典礼两个月后,苏迎已经慢慢适应了大学生活,她本身骨子里就是个安静的人,既没参加社团也没去认识什么新生,每天生活三点一线,教室图书室还有食堂,开学才多久,她已经成了她们寝室带饭小能手了。
这天苏迎照例从图书室出来,外面天已经黑了,乌压压的夜空缀着星星点点,***的晚风从远处吹过来,让她混沌的脑子清醒了几分。
“喵喵喵~~”
“喵喵喵~~”
细软的猫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苏迎偏头看向图书馆一侧,那里栽满了树木,正是长的茂盛的时候,完全遮掩住后面的空地,她走过去,熟练的拨开树叶,露出后面一小块荒地。
那块隐秘的空地上正背对着苏迎半蹲着一个身影,一群流浪猫上蹿下跳围在脚边争抢着投喂,估计刚才发出的声音就是在抢夺中发出来的。
苏迎这边拨开树叶的动静也惊动了那个背影,只见他缓缓转过身体,本来隐没在黑暗中的五官清晰的暴露在灯光下,眉眼清隽,五官深刻。
傅南城!
怎么会是他,苏迎不敢置信,傻愣愣瞪着眼睛站在原地。
两个月没见,她一直以为只是自己当初惊鸿一瞥后的心血来潮,随着时间推移就会被新鲜事物所取缔,但不知道是今晚的月色太美还是晚风太温柔,苏迎再一次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少年把猫罐头索性都丢在一边任由小猫们去吃,自己撑着身子懒懒的站起来,表情淡淡地,望不到底的黑眸直直的落在苏迎身上,带着探究。
感受到不远处的视线,苏迎更是控制不住心跳,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心悸而亡的时候,少年开口了。
这次没有隔着礼堂和泱泱人群,低沉好听的声音一字一顿敲打进苏迎的耳蜗。
“有事吗?”

“叮叮叮......叮叮叮”清脆的铃声惊醒沉睡在梦乡的苏迎,她猛地一弹身摸过床头的手机接起来。
“苏迎。”
还未等她开口,对面清冷好听的男生从手机里传出来,和梦里那个声音交叠在一起,让苏迎恍惚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等了两分钟电话里还没有声音,傅南城拿下手机看了眼显示通话中。
“苏迎,听得到吗?”
这次语气加重了几分,苏迎也慢慢醒过神来。“在,在的。”
“有什么事嘛?”
对面的声音明显是刚从睡梦中醒过来,平时苏迎说话总是柔软清晰,只有刚睡醒的时候,拖着尾音的调子,像含着块黏腻的糖。
傅南城靠在椅背上,从下飞机到现在将近24小时没有合眼,身体和思想上的连轴转让他眼底隐隐泛出疲惫,两指捏住眉心揉了下。
“你在家?”
苏迎瞌睡已经醒了大半声音逐渐清晰,靠在床头回他“嗯。”
“我等会回家。”
男人说话干净利索,并不是夫妻伴侣间那种亲密的交谈告知对方自己要回家,这种感觉更像是......像是汇报行程。
“好。”
挂完电话后,苏迎发呆的坐在床上任由思绪飘了三分钟,然后下床洗脸刷牙收拾,走到客厅的时候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一点了。
正常来说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她也不饿,但某种心里作祟,她还是把昨晚精心准备的菜收拾了一番,能吃的重新回锅,不能吃的直接倒掉,又另起了一锅鸡汤。
勺子细细的撇去鸡汤表面的油脂,尝了一口,味道偏淡。
苏迎自己本身喜油重辣,连吃个清汤粉都能往里怼三大勺辣椒的人,自从和傅南城结婚后为了迎合他的胃口,自己也渐渐开始吃的清淡起来。
她从来都知道一味地迎合并不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但时间太久了,久到成了习惯。
门口传来滴滴的开门声时,苏迎正好端着煮好的鸡汤上桌,男人修长的身影从玄关处落到苏迎眼里。
心尖一抖,差点撒了鸡汤。
傅南城走进屋内,一眼就看到餐厅处的苏迎,两人大半个月没见,本就不是很亲密的关系这会倒显得有些尴尬。
苏迎有点无措的站在餐桌前,只在男人刚进门的时候看了眼,这会人都到了面前,眼神却只敢四处乱飘,始终找不到定点。
“你吃饭了吗?”
“还没吃饭?”
苏迎鼓足了勇气,却没想到正好对方也开口,撞在一起后显然比刚才还要尴尬。空气里飘着鸡汤的香味,一大早到现在傅南城滴水未进,他的胃一直不太好,之前因为工作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后,腹部居然隐隐有些抽痛。
苏迎发现对面一直没反应悄悄抬头看了眼,发现傅南城拧着眉,脸上肌肉紧绷,漆黑的眸子里阴阴暗暗的,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了?”
“胃有点不***。”
傅南城的胃在大学被他自己作死几度进了重症室,在和苏迎结婚这两年被她一日三餐精细的渐渐养好了一点,但还是得按时吃饭,不然人也不好受。
看他那副模样,就是再多的尴尬苏迎也瞬间就软了心,上前把人拉坐到餐桌前,盛了碗鸡汤递过去,嘴上忍不住开口“你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工作再忙也可以让助理买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傅南城拿着勺子不紧不慢的喝着汤,温热清淡的鸡汤沿着喉咙***到身体,缓解了一点痉挛的腹部,紧皱的眉头舒缓了几分才开口“嗯。”
这种不痛不痒的态度让苏迎有点火大,他不给自己发信息说回程没关系,一整晚没回家没关系,两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她也不在乎,但是这种连自己身体都丁点不在乎的模样让苏迎觉得自己说那么多,做那么多好像都是白费,人家自己都不上心,她却上赶着担心。
苏迎视线落在餐桌对面的男人身上,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只有沉淀过后更加迷人的魅力,她认识傅南城五年,看着他从风姿卓越的少年成长到独当一面的男人,不管时间怎么变化,苏迎的心境却一如初见,年轻时候的心动可真是块烙印,想要彻底除去除非剔骨挖心吧。
傅南城发现苏迎给自己端了鸡汤后自己并没有吃,只是坐在对面表情有说不上的失落。
“你不吃吗?”
“不吃了,下次我不会刚好在你需要的时候就煮了鸡汤,身体是自己的,工作再忙抽空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的。”
说完,苏迎起身回了房间,留下傅南城独自坐在餐厅面对满桌子的菜肴,每一道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瓷勺碰在碗壁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傅南城眉间略微挑了下,情绪便被收敛其中。
桌上的手机响起,是他助理打来的电话。
“喂。”
“喂,傅总,您下车前让我买的食材我都买好了,现在给您送上来吗?”
“不用,丢了吧。”
“啊?”
没有下一句,电话直接被挂断,助理莫名其妙的看着黑屏的手机,觉得傅总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明明在车上还说让他多买点食材,要回家吃饭,这会又说全丢了。
有钱人的挥霍。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晚来情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棋牌正版送彩金 送彩金100可提款mg游戏 送彩金论坛 澳客彩票 送彩金的娱乐网 天音彩票注册 微信pk10算账机器人 充值送彩金的彩票网 那个时时彩平台送彩金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