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乔霜叶霍明琰)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乔霜叶霍明琰)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乔霜叶霍明琰)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抖音热推小说《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目前已完结,是网文作家倾情所著,讲述了乔霜叶霍明琰之间的爱恨情仇,推荐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乔霜叶曾经最讨厌的人就是霍明琰。

3

举报
下载阅读

抖音热推小说《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目前已完结,是网文作家倾情所著,讲述了乔霜叶霍明琰之间的爱恨情仇,推荐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乔霜叶曾经最讨厌的人就是霍明琰。他沉默寡言,个性阴鸷古怪,偏偏从小寄居在她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碍眼又碍事。

小说介绍

乔霜叶曾经最讨厌的人就是霍明琰。
他沉默寡言,个性阴鸷古怪,偏偏从小寄居在她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碍眼又碍事。
24岁,乔霜叶被仇人害到家破人亡丢了性命,死时才明白了自己生活在一本书的世界里,霍明琰是主角,她只是个炮灰女配。
她是个反派工具人,哪里需要欺负霍明琰,就被作者往哪搬。

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全文阅读

不知是不是错觉,乔霜叶只觉得她说出那番话后,霍明琰周围的气场骤然下降。
打量他的面色,却又好像只是她多想了。
眼前的这个少年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她什么也瞧不出。
乔霜叶苦了脸,继续小声央求道:“我……我想请你帮我补课。”
霍明琰一怔,眉尾微扬,有些许惊讶。
乔霜叶继续道:“我要是再不努力,我爸就要给我请五六七八个家教了。”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耷拉脑袋道:“老师们都很严格,我一定会生不如死的。如果是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五六七八个家教,确实是她爸爸能做得出来的事情。前世乔霜叶就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如今刚刚重生回来,学到的知识又还给老师了。她真的急需一个家教老师。
她抬起眼看霍明琰,真是苦恼不已。仔细辨认,还能从她的眼里看出几分期翼和依赖。
受蛊惑似的,霍明琰轻点脑袋,“嗯”了声。
诶??这么快就答应了?
乔霜叶大喜过望,不自觉牵住他的袖子,“你、你答应啦?”
对于她的要求,他从来不会拒绝。以前也就罢了,如今这么可怜巴巴……不答应,还能怎么办?
霍明琰懊恼似的别开眼,硬邦邦道:“我妈说,不能拒绝你的要求。”
原来是因为张妈啊。
乔霜叶瘪了瘪嘴巴,有些难过。本想这么将错就错答应下来再顺势而为,可她一直这么凶巴巴的,怎么能讨人喜欢?
她只好强忍着痛心,佯装大度道:“算……算啦。你要是不想答应,怕麻烦,也可以不答应,我也不是非得要找你才行的,不用勉强。”
好难呀,现在要刷的好感值全是她以前作的死,还能怪谁呢?她以前就是个憨批。乔霜叶苦笑。
霍明琰听了她的话,强硬道:“我答应的事情,不会改变主意。”
他从书包抽出一本语文课本,一本正经:“出师表。背。”
“……”这进度未免也太快了些。
话都放出去了,要是说不想在车上学习,他一定以为她在诓骗人吧?不行,一定要让学霸看到她作为学渣也要向上的毅力!
乔霜叶咬咬牙,怀着雄心壮志,翻开课本,背。
车上学习不是人干的事情,向来不会晕车的乔霜叶折腾一路,到家的时候快吐了。
她冲进厕所干呕几声,又捧着水洗了把脸,稍微清醒才走出来。
一出门,就看见霍明琰在门口等她。
乔霜叶刚才晕晕乎乎,洗脸的时候,把水泼到脖子上,浸湿白色的校服。打湿的那一圈湿痕依稀能看到里面***的轮廓和颜色。
霍明琰烫火似的移开目光,隐在碎发后面的耳朵迅速通红。
乔霜叶没注意到,她现在很难受,很委屈。
她小声道:“我、我虽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你也得先温和一点好不好?我今天很累了,想休息。”
真是难得,她居然会这么软软和他撒娇。
不对,以前也会,他刚到乔家的时候。
那时不过刚十岁的小女孩摇着他的手跟他撒娇。左一声哥哥,右一声哥哥,央求陪她玩耍。从那时候起,霍明琰就对她有求必应,直至今日,依旧不变。
不过那都是远得要命的事情了。
大小姐今天真的很反常。
他把手里的干毛巾套上她的脖子,触及到她忐忑的眼神,才想起还欠一个回答,低声道:“好。”
乔霜叶这才笑了,脸蛋红扑扑的,还挂着水珠。笑容明净而温和,像只刚睁开眼的雏鸟。
霍明琰后退一步,“叔叔阿姨今天又不在家吃饭,我妈说还有半个小时晚饭才能好。”
“哦,好吧。一会儿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好。”乔霜叶鼻子又酸了起来。
她也好想爸爸妈妈啊。
不过现在她不会像以前那样,一有事就打电话把他们叫回来,兴师动众。
父母都是事业型的人,很多时候不能顾及到乔霜叶,经常不归家。乔霜叶想博得他们的关注,经常折腾,叫他们回来陪自己。
现在想来,手段何其幼稚,又何其不懂事。
她总是因为自己的小性子,把周围人弄得身心疲累。
见她没闹,霍明琰略微放心,转身便要走,但衣角又被女孩牵住。
霍明琰回头看她,乔霜叶便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神情很忐忑。
霍明琰犹豫片刻,点头。
万万没想到,乔霜叶带他去的地方,居然是琴房。
这里除了让张妈打扫,其他人是不能踏足的。
以前霍明琰进来过一次,看到黑白的钢琴键,着魔似的用手按了几个音符。颤抖的音符在少年的指尖流淌出来,带着点刺耳。
乔霜叶很快就来了。看到他,立即阴下脸,斥道:“谁让你碰我的琴?以后不许你踏足这个地方,不然我把你赶出去!”
这一架钢琴,据说是一位故去的钢琴家的旧物,琴的音色自然很好,但更有价值的是钢琴本身。
乔霜叶在杂质上看到,一眼就相中。没过多久,乔叔叔就从拍卖会上给她带回来了。
她很喜欢这把琴。
在她看来,他冒犯了她最喜爱的东西。
他比不过一架琴。
霍明琰几乎记不清什么时候起,就变成现在这般局面。
直到现在,她又拉着他来到琴房。
霍明琰在门口踌躇。
大小姐变温柔了,没什么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情。或许……他们还可以像小时候那样。
他不会再做令她不快的事。
看着一脸抗拒的少年,乔霜叶显然也想起不好的往事。
她忍着难受,强笑道:“以前是我不好,其实我想教你弹琴,把我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你。”
霍明琰目光一滞,不可置信的看她。
趁他愣怔时,乔霜叶强行拉着他进来,“以后家里所有地方,你都可以去,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你的家。”
乔霜叶把他的手摁在钢琴上,顿时响起杂乱刺耳的声音。
如果是以前,乔霜叶绝对不允许这架钢琴发出这样的声音。
霍明琰忍不住抬头看她,见女孩一脸紧张,还在重复她刚才的话:“你想学什么,都可以。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我罩着你,我会一直保护你。”
她显然也知道,这种话很难为情,说完之后,略带婴儿肥的脸瞬间通红。
霍明琰的心中荡起一圈圈涟漪,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他垂眸,定定看着自己的手掌,目光触及掌心拿到丑陋的疤痕,再看一眼女孩干净修长,白净匀称的手,心里突然狠狠被刺痛一下。
“我不会。”声音哑着,仿佛有什么东西扼住喉咙。
“我教你呀。”乔霜叶等的就是这句话呢。
这好歹是她能拿出手的本事,不能光占霍明琰的便宜。
她兴致勃勃,搬了把椅子,坐在霍明琰身边,教他一个按键一个按键的认。
零零碎碎的声音从琴房响起,散乱不成曲调,但声音却无比轻快,像只归巢的燕子。
霍明琰的心情也从未像现在这么轻快过。
大小姐就坐在他身边。
光是意识到这一件事,心口就发涨,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填满,让他面色变得柔和。
只是很快,有一道突兀的敲门声打断这一室和谐宁静。
抬眼望去,是张妈来叫他们吃饭。
乔霜叶爽快的应一声,然后跑出去洗手。
张妈却没立即离开,她站在原地,定定看着霍明琰,一双眼里满是不赞同。
霍明琰和她对视片刻,有种被她窥破秘密的难堪。
不对,不是窥破,是她真的知道自己的秘密。
霍明琰一张口,发不出声音。
张妈走进来,刚才对着乔霜叶笑得温和的脸换上另一幅面孔,带上一点薄怒和严厉。
她低声,仿佛威胁般说:“明琰,我们能生活在这里不容易。这得谢谢先生太太是个好人,愿意收留我们。大小姐也是个好人,我们得谨遵本分,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霍明琰已经能预感到她接下去要说什么了。
张妈继续道:“有些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想也没有用。不要再犯错了,知道吗?”
霍明琰没说话。
张妈又轻声道:“前几日,我听太太说方和集团的公子很不错,是很乖的小孩,打算介绍他们认识。他现在和你也是同一所高中呢,说不定未来会娶大小姐。”
霍明琰一张脸瞬间惨白。

原来我是大佬白月光免费阅读

饭桌上,气氛有些沉默。
乔霜叶不知道她去洗个手而已,回来后霍明琰脸色怎么就难看到这种地步?
为了讨好他,乔霜叶怯怯给他舀了一碗汤。
霍明琰犹豫片刻,下意识看张妈一眼,接过。
乔霜叶大喜,又给他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霍明琰感觉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一沉,几乎要将他灼伤。心头也跟这排骨的滋味一般,半是欣喜半是心酸。
乔霜叶还兴致勃勃给他夹菜,霍明琰却默默把碗移开,拒绝了她的示好。一双眼盯着碗中的糖醋排骨,像和排骨有仇。神色因为过于严肃,显得异常冷硬。
乔霜叶被他的冷淡吓了一跳,夹出去的排骨硬生生转了个弯,落到张妈碗中,讷讷道:“张妈吃……”
他怎么这么凶?
她委屈的吸吸鼻子,不知道他心情怎么就一会儿一个样儿。刚才明明表现出要接纳她的温软了。
是错觉吧。
他一定还讨厌她。
乔霜叶越想越委屈,大小姐的脾气一时半会儿改不掉,她红着眼眶,随意扒拉几口饭就放下碗筷,“我不吃了。”
然后快速上了二楼卧室。
霍明琰盯着的她的背影,张口欲言,却没追上去。反而是转过头去,对张妈道:“满意了吗?”
张妈的脸色也很难看,没回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乔霜叶洗了澡,躺在床上苦思冥想。
刚才的委屈在她几次回想以前都对霍明琰做了什么事情之后,就给消化没了。
这是她的孽障,得还。
同时,也更加认清,要改善和霍明琰的关系,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不是她几句煽情的话、示好的几个动作,就能扭转局面的。
想了想,乔霜叶给乔远打了个电话,“爸,我想转班。”
第二天,霍明琰一打开房门,就看见乔霜叶灿烂的笑脸。
“早。”仿佛昨天的不愉快没发生过。
“……早”相比起她的明艳灿烂,霍明琰眼眶有着淡淡的青黑,明显没休息好。
乔霜叶心情很好,一路蹦蹦跳跳,还亲手给霍明琰开了车门,“请上车。”
一轮暖阳自她身后的别墅顶缓缓冒出半个脸来,但她的笑容比朝阳还惹眼。
有那么一瞬间,霍明琰花了整整一夜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崩塌了。
他狠狠别开眼,才把心头不该有的情愫给甩出去。
一路都沉默无言。
霍明琰自认已经对乔霜叶摆出最冷的脸,可她却丝毫没被打击,依旧在他耳边软软撒娇,呼出的气息拂在他面上,带着一股微微的潮气,湿热。
等到了学校,霍明琰给乔霜叶扔一句:“今晚我骑自行车回家,不用等我,以后也不用。”
乔霜叶愣神,然后摇头,“不行,就等你。”
霍明琰没搭理她,径自走了。
上教室的时候,霍明琰在楼梯处被辛杭拦住。
辛杭因为昨天闹事,果然被罚去搞卫生,此时手里拿着把扫把,神情阴郁。
乔霜叶说到做到!!
昨晚不仅跟爸爸说要转班,她还顺带告黑状了!
“你小子行啊。”辛杭暗暗啐了一口,冷笑道:“让大小姐给你出头,挺能。”
霍明琰皱眉,“什么意思?”
“草,老子搞卫生你看不出来?要不是大小姐,谁敢罚老子?”他这个公子哥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啊?辛杭气得要命,把扫甩霍明琰怀中,冷硬命令:“这层楼,你给我扫。”
这确实是乔霜叶能干得出来的事。大小姐的小性子不是谁都能哄好的。
想起昨天的背影,霍明琰心口微微一动,面上不自觉染了笑意。
只是说出的话,很欠揍。
他轻轻一脚把扫把踢回去,淡淡道:“这层楼扫不好,明天去田径场扫。”
“???”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
辛杭怒不可遏,想提着扫把上去跟他干架,但班主任又来监督他了,辛杭只好按捺住危险的想法,暗暗骂道:“切,拿着鸡毛当令箭,拽得跟个什么似的,等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住。
班主任——也就是乔霜叶的数学老师宋和志,是一个很严厉同时很古板的人,听了这话以为是说自己,面色唰的一***沉下来,又拉着辛杭教育了一早上。
直到把早读都给教育过去了。
辛杭苦不堪言。
宋和志是学校里有名的魔鬼。最严厉的魔鬼来管教最混乱的班级,向来是他们这群无法无天的混子落下风。因为宋和志谁也不怕,反而因为够刚,很得他们家长的尊重,排着队把孩子送进来,跪求宋和志操练。
简而言之,辛杭怕的人,两个。
一个大小姐,一个就是宋和志。
现在两个人都和他杠上了。
他把这笔账都算到了转学生头上,并且打算报复回去。
而这机会,很快就来了。
下午的两节课,轮到他们班数学随堂考试了。
监考到一半,宋和志被一通电话叫了出去,没法监考。
辛杭瞄准这个机会,回过头来想找麻烦,但目光一扫,扫到转学生漂亮的卷面,还有答得清清楚楚的答案,瞬间愣住。
他已经做到倒数第三大题了。
再反观自己,只写了一个“解”。
辛杭突然就不想找麻烦了。
他是个大学渣,平时和乔霜叶争倒数第一第二的那种学渣。
乔霜叶本事大,加上她家里疼她,硬是以这种成绩把她送进了特优班。而辛杭呢?他爸不管他,直接把他送进关系户班级,让他混日子。
想起前些天他爸说的,要是考试再不进步一点点,下个月零花钱扣三万。他眼珠一动,瞬间有了主意。
辛杭粗暴的踢了踢霍明琰的桌腿,“试卷借我抄抄。”
霍明琰的笔尖在试卷空白的地方画出一道扭曲的黑痕。
他眉头微不可见的皱起来,转而又浮起一抹隐秘而诡异的笑。
“等我写完。”
哟,还挺自觉。
辛杭爽了。
他美滋滋等转学生把试卷填完,拿过来一抄,再转头交上去,零花钱就有了。
只是等后面两节讲题的课时,辛杭翻车了。来得迅速又猛烈。
“这是你写的卷子?”宋和志盯着他。
辛杭狂傲道:“是啊,傻了——”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和志糊了一脸。
“行啊,挺有出息。题目各个全对!你是不是作弊了?!”
辛杭又愣住了。
卧槽,转学生这么牛比?!
“我、我……我是作弊了!”打死也不能承认抄的霍明琰,不给他脸上贴金,说不定是他前面蒙的选择题全对呢?辛杭头铁怒递首,一副抗打耐摔的模样,“你就说怎么着吧?”
“得了吧你!”宋和志比刚才还激动,“你这卷子是抄的!还抄都抄不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抄新同学的卷子!你看看倒数第一题和第二题,人家把答案写反了,你也写反了!还抄!抄!你连题目都看不懂,你抄个屁!你怎么不把人家的名字也抄上去?”
草。被阴了。
辛杭脸一下黑了。
下意识回头看了霍明琰一眼,发现他还是那副死人样,表情没什么波澜。
妈的,装得还挺像。
还没等辛杭想出个解决的法子,宋和志当场拍板钉钉:“这一次你的考试成绩作废,0分。”
“???”晴天霹雳,辛杭几乎快晕过去了。
0分,那他还有零花钱吗??
宋和志铁面无私,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辛杭深深猝郁。
等放了学,辛杭没立即离开,而是站在霍明琰的桌前,扬着下巴道:“给爷说说,这事儿怎么算?”
霍明琰不为所动,冷淡的瞥他一眼,自顾收拾课本。
这些课本是乔霜叶给他的,他格外珍惜。
辛杭蓄力一拳打在棉花上,心里不得劲儿,又爆了一句***,一双手拽住霍明琰的领子,咬牙切齿:“咱们这梁子结大了!”
霍明琰嘴角微勾,刚要反击,突然“砰”的一声响起,桌上凭空摔下一个书包。
这动静弄得两人一怔。
辛杭更是火大。
这班上怎么有人比他还横?
他怒目而视,然后就看到了——
大小姐。
气鼓鼓的乔霜叶。
“……”辛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乔霜叶横眉,凶得不行,但是骂人的时候,依旧奶声奶气的:“***!给我放开他!再敢碰他,我剁了你的爪子!”
辛杭别扭的放开,重重哼了一声,不答话。
考试0分,丢的只是零花钱,得罪乔霜叶,他爸估计能打断他一条腿。
乔霜叶没再理他,而是一脸紧张的牵住霍明琰的手,左看看右看看,担忧道:“你没事吧?他有没有打你?你别怕,他就是个坏蛋,无恶不作的。有什么你都跟我说,我护着你啊。”
霍明琰眨了一下眼睛,一双手乖乖被她握住,想了想,还是没有挣开。
这温度,一旦触碰,就会眷恋着迷。
他低声道:“他欺负我……”
他妈还垂下头去,还他妈挺可怜!!
辛杭面色又像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
妈的够狠啊兄弟。
辛杭气愤的背起自己的书包,走了。
此时没了碍眼的人,乔霜叶才意识到她的动作过于亲密。
不过刚才看到辛杭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吓死她了。
呜呜呜霍明琰小可怜,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还指不定怎么受欺负呢。
乔霜叶下定决心,冷静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同桌了。这儿,我的地盘,我罩你。”
“……?”霍明琰一愣,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依旧应道:“好。”
第二日,大小姐转班的消息不胫而走。
学校论坛又一次炸锅。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吉林快三机器人 澳客彩票 手机彩票送彩金 真人娱乐免费送彩金 专属链接送彩金 充话费送彩金 太阳城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hg平台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