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初冬暮雪至白头(冉青弦苏壁禾)全本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全本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初冬暮雪至白头(冉青弦苏壁禾)全本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初冬暮雪至白头(冉青弦苏壁禾)全本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是冉青弦和苏壁禾的言情小说《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本在哪看?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还是这么快来了,吝啬得一点准备都不肯给她。苏璧禾攥紧的手背青筋突突,颤声道:“不行,我不同意。”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冉青弦和苏壁禾的言情小说《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本在哪看?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还是这么快来了,吝啬得一点准备都不肯给她。苏璧禾攥紧的手背青筋突突,颤声道:“不行,我不同意。”冉青铉剑眉蹙起,道:“你觉得本座是在征求你的同意?”“你再给我半年,最多半年……”她颤了颤,卑微到了尘埃里,顶着他冰冷的眼神,哀求。

冉青弦苏壁禾小说简介

“夫人的寒疾是积年的沉疴,撑到现在都是奇迹,别说怀孕,就是今年冬天,也难熬过去。”
医馆中,京城有名的老大夫收回搭在腕上的指头,面色沉重摇头。
苏璧禾清瘦的身子一颤,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才双十年华,就此走到了末路。
可如果时光重来,回到五年前,她还是会跳入冰窟中救起冉青铉,割腕喂血,在所不惜。

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文阅读

还是这么快来了,吝啬得一点准备都不肯给她。
苏璧禾攥紧的手背青筋突突,颤声道:“不行,我不同意。”
冉青铉剑眉蹙起,道:“你觉得本座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你再给我半年,最多半年……”她颤了颤,卑微到了尘埃里,顶着他冰冷的眼神,哀求。
“没时间了,沛儿有了身孕。”他懒得问缘由,转身走出房间。
“青铉,我也没时间了。”苏璧禾隐忍的泪大颗滴落在地上,“面,也是最后一碗了。”
她缓缓走到院中,将那些续命的药埋到土里,就像是埋葬自己这辈子的求而不得。
三日后。
锣鼓喧天,礼炮齐鸣,指挥使大人高调铺张成亲。
喧闹声传到苏璧禾的落英苑,声声刺破耳膜。
她像个雕塑坐在凉亭中,只因冉青铉一句“病怏怏的晦气”,而不能出现于人前。
这府里天大的热闹,也与她无关。
苏璧禾眼里浸满苦涩,心口一阵窒闷,还来不及掏出帕子,就猛地咳了出来。
一口发黑的血溅到石桌上,诡异地冒着丝丝寒气!
侍卫重阳情急地扑过来扶住苏璧禾。
“怎么会这样?大小姐,你的药呢?”
“没用了,不吃也罢。”
苏璧禾痛苦***着,手里的帕子转而去擦拭血迹。
“我去找冉大人来!”重阳刚要转身就被苏璧禾死死拉住,身子顿时僵滞。
那双手,好冷,好像没有活人的温度!
“如果你还当我是大小姐,就听我的。不要去……”
不要去……自取其辱。
“好,那你吃药。”他攥紧拳,“药呢?”
苏璧禾眼里带着一丝暖意,看着重阳将药从土里挖出来。
到了最后,陪在自己身边的,是小时候重阳节出去看花灯,随手捡回家的乞儿。
重阳把药熬好,盯着苏璧禾喝下去,直到她苍白的脸稍微转好,他的脸色才跟着好点。
他很想问大小姐,有没有想过离开冉府?
可他更清楚,她有多爱那个冷酷的男人。
新婚后,冉青铉再也没来过落英苑,府里的下人对苏璧禾越来越怠慢。
如今谁都知道,大人最宠爱的是钟夫人,甚至将她安置在了自己的惊鸿轩。
听着下人们的谈论,苏璧禾的心还是会痛,但她习惯了被漠视,如今努力试着不在乎。
对冉青铉的期盼,其实早在日复一日的冷漠中,慢慢熬干……
这日,钟沛儿在一众丫鬟的簇拥下,来到落英苑。
“姐姐,沛儿来给你敬杯茶。”
苏璧禾闭门不见,生命最后,她想任性一点。
“不用了,请回。”
几个丫鬟狐假虎威,上前拍门,被重阳不客气地拎起来丢开。
“你——!”钟沛儿咬牙,就见重阳定定看着她,“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她一惊,眼底极快闪过一抹心虚之色,“放肆,我怎会与你这等下人见过……”转身带着丫鬟们迅速离开。惊鸿轩。
冉青铉回来,就看到钟沛儿眼睛红肿,委屈道:“青铉,我想着姐妹和睦,去给姐姐请安,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想到苏璧禾,冉青铉皱眉,“不用搭理。”
他将钟沛儿拥入怀中,叹息,“要是我早点找到你,就不用这么委屈你了。当年要不是你救了我……”
钟沛儿温顺的笑,垂眸掩住眼里的阴霾。
权倾朝野的锦衣卫首领,哪个女人不心动?
她一定不能失去!
任何有可能拦路的人,都去死吧!

冬暮雪至白头免费阅读

这个时节,天沉得很早,可雪却没有停过,屋檐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
冉青铉一直昏迷不醒,太医过来看过后,开了清火补气的方子,亲自熬好,无奈却发现喂不***,都洒在了衣襟上。
锦衣卫急着问道:“怎么办?”
“其实冉大人这是急火攻心导致的昏厥,该醒的时候自然就醒来了……”
太医这话一出,就被锦衣卫揪住衣领差点憋死。
跟这些煞神打交道,真是有理也说不清。
床上,冉青铉牙关紧咬,眉头深深,陷入极度的寒冷中。
他觉得好冷,整个人像是被泡在冰水里,寒气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如果那年的冰湖,自己努力睁开眼,看一看救他的那个姑娘,就看一眼,那就什么都变了,他和璧禾不会走如此多弯路。
整整五年的时间,他就像个天底下最可笑的傻瓜,心心念念的姑娘就在身边,可他把她越推越远,直到她心灰意冷到不想活下去。
又或者,他能不要那么自信,找到钟沛儿的时候,能问问那把银梳。
天知道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他怎能因为醒来看到的是钟沛儿,就认定是她将自己从冰湖救起呢?
老天何其残忍,让他知道真相的时候,顷刻就与她阴阳相隔。
“璧禾、璧禾,不要走……”
听到这话,锦衣卫千户林铠武忙吩咐道:“去落英苑看看苏夫人回来没?”
手下飞奔而去,不一会儿面带惊骇回来禀告:“没有看到苏夫人,但钟夫人奄奄一息倒在那里,流了很多血……因为是大人踢的,所以没人敢管……”
林铠武一凛,“快将她抬走,把血迹打扫干净!”
“那……要给钟夫人请大夫吗?”“请吧。”
大人定不希望得罪自己的人死的轻易死去。
“再多派些人手去找苏夫人……”
天空彻底黑下来,林铠武不敢离开半步,随意吃了些糕点,就听到大人一声惊叫:“璧禾——!”
冉青铉睁开眼,神色有些茫茫然。
他木木地转过脸,看到窗外的天色,脸上迸发出一丝喜色。
“是梦啊……”
林铠武跟着一喜,“大人,您醒了……之前您吐血昏厥,真是吓死小的们了!”
下一瞬,他就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因为冉青铉脸上还没褪去的喜意像是见鬼般僵滞、龟裂,旋即粉碎。
他以为那令自己痛彻心扉的一幕是一场梦,可属下一句话就击垮了他,告诉他那都是真实发生的。“璧禾、璧禾——!”
“已经派人去找苏夫人了!今日她弟弟斩首,她定是伤心过度,可能躲在哪处独自伤怀……”“不、不……”
冉青铉颤抖着滚下床,因为抖动太厉害甚至站不稳,边连滚带爬朝门口而去。
璧禾还在那孤零零、冷冰冰的刑台,他要将她接回家……
林铠武大惊,怎么也想不到,冉大人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大人,您别急,京城治安一向不错,苏夫人不会有事的!”
“璧禾……苏端华的尸首……会运去哪里?”冉青铉艰难地开口,每说一个字都脏腑绞痛,冷汗淋漓。
林铠武见过他砍人头像是砍菜瓜那般决然狠厉,从不会关心尸首如何安置这样的事情。
他一愣,呐呐道:“应该是义庄。”
冉青铉抓着他的手臂,青筋***到突突,撑起身,他跌跌撞撞走出门。
璧禾,璧禾……等我,接你回家……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初冬暮雪至白头全本完整章节免费阅读,记得收藏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澳客彩票 免费送彩金28元 送彩金棋牌平台大全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送彩金的娱乐游戏平台 开火车送彩金 澳客彩票 送彩金的娱乐游戏平台